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资本动态老股东急于套现离场背后柯力传感产量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7-19


  7月12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宁波柯力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柯力传感”)的首发申请。在路上奔波八年之久的柯力传感,如今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

  值得注意的是,柯力传感此前曾因财务规范性、违规经营等情况频遭质疑,公司高层出走、老股东急于套现离场,背后有什么隐情呢?

  柯力传感成立于2002年,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销售应变式传感器、仪表、系统集成产品。

  报告期内,柯力传感业绩表现并不稳定。2015-2016年,柯力传感实现营收5.81亿元、5.76亿元,分别同比下滑4.19%、0.86%;归母净利润0.83亿元、0.72亿元,分别同比下滑7.5%、13.17%。

  而近两年,公司业绩回暖。据其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7.09亿元,同比增长12.97%;归母净利润1.41亿元,同比增长29.67%。

  尽管公司业绩向好,不过,财经网注意到,其核心产品应变式传感器的营收规模呈缩小趋势。

  2014-2017年以来,应变式传感器实现的营收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保持在71%左右。不过,2018年,应变式传感器的贡献营收比重由2017年的71.45%降至66.88%,减少4.57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2018年公司应变式传感器的市场占有率由2017年的30.34%减少至29.10%,这对于主推应变式传感器的柯力传感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而从此次募资的项目来看,公司拟投入3.45亿元用于高精度传感器及配套高端仪表生产项目的建设。根据规划,建设期完成后每年将新增称重传感器50万只和仪表8万台的产能。

  截至2018年末,柯力传感应变式传感器的产能为210万只,产能利用率为91.76%,产销率为101.56%;仪表的产能为21.6万只,产能利用率为71.94%,产销率为92.97%。

  现有产能尚未完全消化、市场占有率下滑的情况下,新增产能能否如期消化呢?值得注意的是,财经网注意到,有关公司产量数据的披露,两版招股书也出现了相左的情况。

  据公司2017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5-2016年,公司应变式传感器的产量分别为177.25万只、180.59万只,而在2018年报送的招股书中,公司同期上述产品的产量分别为170.19万只、174.12万只。

  不止如此,仪表的产量数据也出现相左的情况,2017年版招股书中,2015-2016年,公司仪表产量为15.74万只、16.99万只,而在2018年版中则变更为14.27万只、14.84万只。

  经过上述调整,柯力传感2015-2016年的产销率与产能利用率均出现变动。从招股书来看,前后两版招股书中产量变化出现较大差异,但公司在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的变更、会计差错更正中也并未提及。

  另一方面,产品入库时的会计分录应为“借:库存商品,贷:生产成本”。不过,2015-2016年柯力传感产量减少,但更新后的招股书中,库存商品的账面余额却没有发生变化。

  在公司财务数据疑似出现“糊涂账”的同时,柯力传感还曾被曝出“无证经营”。

  报告期内,柯力传感曾在部分称重传感器、数字称重显示器等产品未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计量器具型式批准证书》的情况下进行违规制造销售。

  根据相关规定,未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或者《修理计量器具许可证》制造、修理计量器具的,责令其停止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可并处相当其违法所得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五十的罚款。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柯力传感无证生产、销售上述产品涉及金额分别为366.5万元、366.14万元、866.78万元,即公司有可能最高被罚款2399.13万元。

  对此,柯力传感表示,母公司拥有证书,曾委托无证书的安徽柯力生产,主要原因一方面系部分产品销售规模较小,出于成本考虑未及时办理证书;另一方面,由于部分产品从柯力传感母公司向安徽柯力转移生产,因转移进度未达预期,未能及时办理续证。

  除了为节约成本无证经营以外,柯力传感还曾因生产不合格产品被予以行政处罚。

  2015年2月,宁波市江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柯力传感生产的称重传感器进行抽样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该产品不合格。2016年3月,宁波市江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柯力传感予以罚款45000元的行政处罚,并没收违法生产的规格型号ZS30t的称重传感器199台。

  据《投资者网》报道,一份来自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的测试报告显示,依据实验数据及允差图,柯力传感出厂编号为8FL0768的30吨C级传感器在20度的环境下传感器误差超差,确认该传感器存在质量缺陷。对于上述事项,公司招股书内并未提及。

  发审委表示,公司存在内部控制不规范的情形,包括提供走账通道、借用个人账户收支经营款项等行为,要求柯力传感说明申报后不规范行为仍然发生的原因、具体整改措施及执行情况,是否构成发行障碍,以及如何保证员工个人代收货款已全部计入发行人账户中。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存在使用实际控制人柯建东和副总经理马行山个人银行账户结算的情况。

  其中,2015年,柯建东名下建设银行账户代公司收取资金拆借利息款项共计16 笔,合计金额为416.17万元;名下光大银行账户代公司进行结算的收支共计372笔,合计金额为425.51万元。此外,马行山名下个人银行账户则在2015-2016年间代公司累计收支金额为521.36万元。

  尽管上述个人银行账户已于2016年注销,不过公司仍存在以其他员工账户代收货款的情形。2017-2018年上半年,公司通过其他员工账户代收货款分别为17笔、15笔,涉及金额分别为54.42万元、7.2万元。

  柯力传感称,公司相关管理人员及财务人员历史上对公司规范运作、内部控制的认识不到位,未能全面正确地理解相关法律法规及制度要求。

  2016 年,柯力传感向其全资子公司余姚太平洋开具了两笔各400万元,合计800万元的无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违反《票据法》第十条规定。

  此外,公司还长期与客户、供应商及其他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2015-2017年,拆借金额分别为7185万元、700万元、500万元。借款天数大多在180天天,年化利率在5%-18%之间不等,期间公司收取利息金额分别为582.32万元、50万元、42.5万元。

  根据《贷款通则》第六十一条规定,企业之间不得办理借贷或变相借贷融资业务,显然柯力传感已违反上述规定。

  事实上,柯力传感谋划上市已久,早在2011年,柯力传感便由中金公司等提供上市辅导,2012年11月递交上市辅导备案申请。

  此后2016年5月中金公司终止柯力传感的上市辅导工作,后更换为国信证券。算下来,柯力传感在上市之路上奔波近十年时间,公司财务规范方面尚存在问题,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而在柯力传感谋划上市期间,2016-2017年,公司多名高管,包括三任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等纷纷离职。值得注意的是,申报期间,公司高层屡屡“换血”,柯力传感的老股东似乎也已“坐不住”。

  招股书显示,本次公司公开发行股票总量不超过2985.01万股,包括公开发行新股和公司股东公开发售股份,其中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2985.01万股,公司股东公开发售股份不超过1492.51万股,老股转让所得资金归原始的老股东所有。

  而从目前柯力传感的股东结构来看,有107名股东持股时间符合老股转让的条件,绝大多数持股比例在5%以下。招股书显示,除公司控股股东及高管外的其他股东股票禁售期只有一年,公司老股东为何急于抛出所持股份呢?这有待进一步斟酌。

  IPO动态 越剑智能IPO:产品单一毛利率下滑,第一大供应商系“亲友团”

  IPO动态 一半子公司亏损、营收高度依赖白云山,一力制药IPO胜算几何?

  IPO动态 彩虹电器冲击“电热毯第一股”:募资项目存疑、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

  IPO观察 海湾环境第五大供应商无端“消失”,业绩增长问题引发审委注意

  Sensor Tower:任天堂《马里奥医生世界》首周全球下载量突破500万次

  晚报丨比特币虚拟财产属性首获司法机关认可;陆金所回应退出P2P业务:配合监管要求

  晚报丨比特币虚拟财产属性首获司法机关认可;陆金所回应退出P2P业务:配合监管要求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