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星美控股清盘仍无定论 影院复业数据或被夸大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7-05


  自2018年以来,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屡屡传出资金紧张、拖欠员工工资、旗下影院停业等消息。今年4月,星美控股债权人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向香港法院提交申请,要求法院颁令将星美控股清盘,星美控股开始面临清盘危机并持续至今。

  不过,原定于今年6月12日举行的清盘聆讯在经过各方同意后被连续延后,目前星美控股清盘聆讯时间已经进一步延后至今年7月29日,星美控股是否清盘仍存在变数。

  星美控股是星美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主要经营国内电影院及新增值业务。数据显示,到2018年年中,星美影院数量达到365家,星美影院数量及收入规模曾长期名列全国行业前列。

  星美危机最早在2017年就露出了端倪。2017年底,有星美影院员工表示,公司拖欠自己数月薪水、社保等。2018年年中开始,星美危机全面发酵,星美旗下影院大面积停业,公司拖欠员工工资、租金、已放映影片版权费等,部分影院主体甚至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到目前为止,星美旗下大量影院仍未恢复正常营业。星美控股股票自2018年9月3日起停牌至今。

  星美集团曾公开表示,星美集团的危机是因为管理层对于ABS(资产证券化)等金融产品的认知不足,抽调部分运营资金提前对ABS及金融机构贷款进行了归集,导致公司出现资金紧张问题,进一步导致部分影院无法正常运营。

  到了2019年,星美危机仍然没有改善的迹象。2019年4月11日,星美控股接到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针对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交的申请,要求法院作出对星美控股清盘的裁定。

  汇丰银行提交该申请的原因是,星美控股无法偿付汇丰银行约1260万港元的债务以及利息约143万港元。

  据资深港股人士郑安之介绍,香港证监会《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第178条有规定,债权人向公司送达要求偿债书后三周内,公司仍忽略偿付款项,或仍忽略为该款项提供令债权人满意的保证,将被视为公司无能力偿付。此时,该公司可由法院裁定清盘。

  郑安之介绍,星美控股进入清盘程序,意味着汇丰银行很可能曾向公司送达偿债书,但星美控股并未及时偿还这笔金额并不高的债务,才有了如今的局面。“星美控股主要业务在国内,可能对港股并没有太上心。”郑安之说。

  对于汇丰银行提请清盘一事,星美控股曾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有充足的财务资源偿还汇丰银行的债务并解决争议,公司当前董事会成员对该债务的原因并不了解,将就此开展调查。

  汇丰银行提交清盘申请后,原定于2019年6月12日举行的清盘聆讯并未进行,在经各方同意后,香港高等法院颁令聆讯延后至6月26日,随后聆讯又被延后至7月2日。7月2日,星美控股再度发布公告称,法院已颁令聆讯进一步延后至7月29日。

  星美控股的清盘申请虽然是汇丰银行提出的,但对于星美控股来说,汇丰银行的1400多万港元债务只是其庞大债务的一个“零头”。

  星美控股于2018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公司拖欠员工工资约1.08亿港元,拖欠的物业租金约为2.01亿港元,拖欠的电影供应商相关版权费约为1.5亿元人民币,按当时汇率计算,约合4.2亿元人民币。

  这只是星美控股债务的一小部分,到2018年年底,星美控股未偿还的贷款本金及利息分别为34.86亿港元及2.89亿港元,约合33亿元人民币。

  星美控股最近一次公布债务情况是在6月 2日,截至当日,星美控股尚未支付员工的工资总额为7500万元,未支付的租金总额约7400万元,未向供应商支付的已在公司影院上映电影的版权费用总额约7900万元,总计约2.3亿元。

  相比之前的数据,星美控股拖欠的员工工资、版权费等有所减少,但数额更大的贷款及利息偿还进展,星美控股并未公布,截至目前,星美控股尚未公布2018年年报。

  星美控股曾表示,为了解决债务问题,公司已与可能提供资金的贷款人进行了积极磋商和讨论,其中包括将一部分债务转化为公司股权。

  此后的公告显示,星美控股已经就24.35亿港元未偿还债务转为股份与债权人订立了意向书;另外星美控股现有少数股东还签订了意向书,拟投资星美控股19.5亿元。

  不难看出,债转股及投资情况一旦落实,将有助于星美控股显著降低债务,并恢复正常运作,但直到今年6月,星美控股也一直未能与相关方签订实质性条款。而一旦此次星美控股被裁定清盘,公司此前为解决债务问题作出的努力很有可能化为泡影。

  从财务状况来看,星美控股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星美控股的资产负债率仅为32%,随着近一年来星美控股危机持续发酵,其资产负债率很可能出现明显攀升。

  不过,由于此次汇丰银行申请清盘的债务总额仅有约1400万港元,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汇丰银行对于星美控股的清盘申请很有可能被撤销或被驳回。

  对于星美控股清盘事宜,记者多次致电星美控股,但均未获回复。郑安之告诉记者,债权人提出清盘申请后需要看法院裁定,即便星美控股资产足以偿还债务,但债权人向公司发出了要求偿债书,公司拒不执行,法院也可能尊重债权人的意见,裁定公司清盘。

  作为星美控股主要的收入来源,星美旗下影院是否恢复正常营业对于公司至关重要,这也是外界最为关心的部分。

  今年3月29日,星美集团曾通过官网发布消息称,旗下影院复业超过150家,所欠院线分账款、员工工资及社保也将陆续完成支付,随着复业影院数量的增长,星美集团影院板块经营也将回到发展的快车道。

  今年5月21日,星美集团再次表示,公司经营持续好转,影院复业进程加速,预计未来两个月集团旗下复业影院数量将达到290家以上,预计到2019年底,完成并恢复不少于350家影院。

  6月2日,星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约336家影院,其中有171家正处于营业中,约151家已经暂时停业,管理层预计暂停营业的14家影院将于不久恢复营业。

  星美集团及星美控股三次公布的影院复业数据存在一定差异,若以6月2日的数据为准,星美控股旗下复业影院比例已经超过一半。不过,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星美影院的实际复业情况可能远不及公司公布的数据。

  星美影城官方购票网站显示,截至7月2日,星美一共在全国159座城市开设了影院,这159座城市目前能通过官网找到的影院共计304家。

  7月2日,记者查询了全部304家影院,其中能通过官网购票、有排片的影院仅有79家,占比仅26%,其余影院均显示无排片。其中,重庆9家星美影院仅有1家能够正常购票。

  这种情况不只是存在于星美影城官方购票网站,在更主流的第三方购票平台同样如此。

  星美影城官网信息显示,其在深圳共有12家门店,但其中仅有4家影院可以正常购票。记者通过猫眼平台查询发现,在该平台上共有7家星美影院,其中只有3家仍能正常购票;在淘票票平台也只有4家电影院尚在正常营业,与官网数据一致。

  网络购票情况虽然不能完全代表影院实际经营情况,但有资深影院从业者告诉记者,国内一线城市的网上购票比例已经超过80%,因此基本不会出现影院还在经营,但不开通网上购票的情况。对于星美影院的经营情况,该人士进一步表示,星美很多项目都关闭了,目前有很多影院在转手。

  记者走访星美影城官网公布的多家星美影城发现,部分门店早已停止营业。深圳市龙华区七星商业广场原有一家星美影城,但物业人员告诉记者,该地的星美影城早在去年10月就已关闭,目前还拖欠物业租金超过百万元。

  物业人员介绍,该星美影城撤店时,并未带走相关设备,记者在现场看到多台布满灰尘的自动取票机。物业人员表示,目前他们也无法联系星美影城,已经将该地转租,并将对遗留设备进行处理,这也意味着该处星美影城已经几乎不可能原地复业。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官网显示正常营业中的影院,其实际经营情况也未必正常。记者查询发现,目前正常营业的79家星美影院中,有多家影院排片极其稀少,甚至出现“非正常排片”。

  如星美影城湖南省耒阳市环星城店,目前在映影片仅有一部上映已久的《哥斯拉2:怪兽之王》,且每天仅排映一场,时间均在早上6-7点,购票时会显示已经全部售完,这显然不符合正常运营影院的排片情况。而据耒阳当地网友反映,这家店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关闭。

  江苏溧阳星美影城金鹰店虽然能正常购票,但7月4日该影院仅放映《最好的我们》、《黑衣人全球追击》两部影片,全天排片仅有4场。

  另外,由于拖欠版权费,星美控股新片供应也出现了较大问题。星美控股曾表示,由于公司未能向电影供应商支付若干版权费,经集团管理层积极与主要供应商磋商,已经达成支付共识,将维持新片供应。

  不过,在许多星美影院,新片上映速度、数量与同类影院仍有明显差异,一些星美影院甚至以播放“经典”为名,重复放映多年前上映的旧电影。

  比如无锡五洲国际星美影院,在7月4日12点50分排映2014年上映的《魁拔3战神崛起》,21点45分放映2011年上映的《最爱》,星美影城贵阳鸿通城店则在7月4日放映2013年上映的《潜艇总动员3》。

  星美集团旗下拥有星美控股、星美文化旅游两家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另外,公司还持有A股上市公司圣莱达部分股权。虽然目前遭遇清盘危机的只有星美控股,但星美集团旗下其他产业同样受到了影响。

  据记者了解,星美集团此前经营包括影院投资、新零售、影视制作、影视发行、文化经纪、文化旅游、时尚模特、移动互联网、广告营销、影视基地等十多项业务,如今这些业务已有多项处于停滞状态。

  在零售板块,星美集团号称旗下星美生活(星美商城)拥有4000万会员用户,涉及影视、家居、红酒、母婴、3C等多个品类。但实际上,目前星美商城绝大多数商品都已下架,无法下单,商城页面已经久未更新,疑似已停止运营。

  7月3日,记者在星美商城选择了一款仍然可以下单的商品并购买后,星美商城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表示,该产品已经“没货了”,可以为记者办理退款。当记者询问商城大多数商品已下架,是否不再经营时,对方对此进行否认,表示只是缺货而已。

  在票务方面,星美通过APP、电脑网站等提供服务,但目前星美票务APP存在无法登录、无法下单等现象,星美票务网页版提供的演出票务信息则停留在2018年。

  除星美控股外,星美集团旗下主要从事电影电视剧投资、制作、发行,互联网及电影广告制作发行,艺人经纪等业务的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文化旅游(2366.HK)经营情况也并不理想。

  星美文化旅游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为6530万港元,相比2017年的1.35亿港元大幅下滑。2018年星美文化旅游亏损高达4.97亿港元,比2017年的亏损1.34亿港元大幅扩大,星美文化旅游的资产负债比由2017年的75%大幅攀升至213%。

  Wind信息显示,2018年6月1日至2019年7月3日,星美文化旅游股价跌幅达85%。7月3日,星美文化旅游收盘价仅为0.095港元/股。

  不过,即便如此,星美文化旅游董事会仍在年报中表示,国内市场未来的文化娱乐、旅游消费潜力依然庞大,相信集团管理团队凭借丰富的资源和成熟的能力,未来的经营业绩和竞争实力将进一步增长,2019年的前景更是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