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诺亚财富盈利背后:资产踩雷、与投资人纠纷被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6-17


  公开资料显示,诺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由原湘财证券高管汪静波创立,起源于2003年,成立于2007年6月29日在开曼群岛,以“诺亚财富”为品牌。

  诺亚财富(2010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旗下公司获得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业务发展相关金融牌照。

  诺亚财富是一家综合金融服务管理集团,专注于分配财富管理产品的高净值人群在中国,公司还配备了资产管理服务能力,管理自己的基金和其它基金产品的基金,公司的资产管理业务补充其财富管理业务,能够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

  根据5月17日披露的财务报告,诺亚财富第一季度收入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1%;净利润为2.85亿元,同比增长6.0%。其中,诺亚财富的财富管理收入约6.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资产管理收入约1.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3.6%;借贷和其他业务收入为9860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2.6%。

  2019年第一季度,诺亚财富营业收入增加,但资产管理收入同比下降13.6%,资产管理业务的收入下滑值得关注!2018年来,该公司资产踩雷、与投资人名誉纠纷,被主管单位处罚等风险不可忽视,公司管理层和投资者应该引起注意。

  2018年“踩雷”风波对于诺亚财富来说是个分水岭,事件缘起于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踩雷”辉山乳业。

  自从浑水发布辉山乳业沽空报告,尤其是公布辉山乳业购买国外苜蓿草照片,戳穿辉山乳业虚假宣传、夸大利润的假“面具”后,辉山乳业陷入债务危机,诺亚财富管理的创世优选一号及二号投资基金踩雷约涉5亿资金。

  诺亚财富风控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两只对应基金——“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基金”兑付逾期。资料显示,歌斐资产于2016年3月30日成立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歌斐资产明知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简称辉山集团)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简称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却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

  根据投资者获得的辉山乳业关联公司的借款协议和歌斐资产签署的应收帐款转让合同,歌斐资产涉嫌将借款债权以应收帐款债权明目售卖,应收账款债权与关联企业借款债权存在极大的风险差异,企业应收帐款债权通常包含多个债权人,大面积违约风险低,风险较分散。

  因此,投资人质疑歌斐资产在事前尽调“走过场”、风控措施缺失、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投资者质疑歌斐资产在筛选投资标的时存在违规情形,投资者随后向江苏证监局投诉。

  2018年7月31日,因辉山乳业相关基金产品未履诚信义务,歌斐资产被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2018年11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证监局网站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称,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防范利益冲突机制不完善的情况,安徽证监局决定对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而此前的2018年5月份,诺亚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简称诺亚香港)也因在销售及分销投资产品方面的内部系统和监控缺失,遭香港证监会谴责并罚款500万港元。

  此外,在2018年诺亚财富钻石年会上,诺亚财富CEO汪静波在公开演讲PPT中配图诺亚投资人的照片并展示给台下高净值客户,文字疑指其“骗钱”,图片未经脱敏处理令舆论震惊。

  诺亚财富CEO汪静波这种做法非常不妥,涉嫌名誉侵权。在公开场合将一位投资者客户维权照片放在PPT中当反面教材,而这位投资者系诺亚旗下歌斐资产辉山乳业项目投资人。

  根据证监会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歌斐资产辉山乳业项目了解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借款债权的事实,歌斐资产没有履行“诚实信用义务”及“审慎勤勉义务”。

  这一举措却激起了强烈的反面作用,不少投资者开始对诺亚财富口诛笔伐。韩姓当事人表示已诉诸法律,根据其提供的法院传票,相关名誉纠纷案将于2019年6月开庭。

  辉山乳业项目出现兑付问题后,投资者与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之间的拉锯战持续至今,歌斐资产名下银行账户资产也被司法冻结。

  当歌斐资产方面意以冻结账户属基金财产为由,要求法院遵守基金法、解除司法冻结时,投资人向法院提供的证据再次令歌斐资产碰壁。

  根据本案相关方出具的执行裁定书复本,近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查后,驳回了一则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歌斐资产”)关于解除司法冻结的异议请求,涉及歌斐资产名下银行1107.341万元资金。

  2018年末,辉山乳业项目投资人发起资产保全申请获准,歌斐资产旗下部分银行资金被法院冻结。歌斐资产方面对判决主要提出几点异议,其一,表示投资款实际取得方为“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 而非歌斐资产;其二,歌斐资产表示,被冻银行账户为歌斐阳光城海坤系列投资基金业务需要所开立,冻结基金项目账户违反基金法第七条关于“非因基金财产本身承担的债务,不得对基金财产强制执行”。

  根据项目投资人提供的相关证据,被冻结的数个银行账户中,交行郭巷支行193账户的一笔交易流水显示,歌斐公司名下账户曾于2015年6月向该账户转账22万元,摘要为歌斐资产垫付阳光城四期项目委贷手续费。法院方面认为,涉案的交行郭巷支行193账户并非歌斐阳光城海坤系列投资基金的专用账户,而是歌斐公司委托交通银行吴中分行扣划贷款手续费及逾期贷款手续费的账户。

  因此,法院判定,结合该账户与歌斐公司名下账户存在资金往来的事实,歌斐公司未提交充足证据证明该交通银行账户独立于基金管理人,对于该账户法院有权进行保全。

  法院同时驳回了歌斐方面对农行翔殷支行417账户为歌斐阳光城海坤系列投资基金的称述。

  法院表示,开立单位银行结算账户申请书仅能证明歌斐资产曾开立了户名为“歌斐阳光城海坤二号投资基金”及“歌斐阳光城海坤三号投资基金”的账号。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一般委托贷款合同》虽可以证明案涉农业银行账户系歌斐公司为基金的资金运作即向福州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委托贷款开立的账户,但无法证明该账户内资金系投资基金,在苏州中院向歌斐资产要求提供案涉农业银行账户银行交易流水用以证明该账户内财产独立于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在苏州中院指定期限内未向该院提交。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歌斐资产方面相关人士对此事回应称,所有产品账户独立托管,独立运作,被申请冻结的账户涉及损害基金投资人权益者,会提出复议,维护公司与基金投资人权益。

  据悉,2016年1月15日,马某以106万的价格,从诺亚旗下理财师张某处购买了深圳同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同盈AET收购基金理财产品,收益率17%,到账期一年。两人以邮件和快递的方式完成了沟通和合同签署。

  在完成同盈基金产品交易八个多月之后,马某通过诺亚(苏州)财富管理中心发来的一条短信才得知,此前对接自己的诺亚理财师张某因在职期间进行“飞单”业务被辞退调查,上述两款产品即由其推介的非诺亚产品。

  后来,随着同盈基金被曝资金链断裂,以及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马某在向其维护权益几乎无望的情况下,认为依据2月份彼时的银监会对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相关的适用金融单位下发的关于规范工作人员行为管理的相关政策征求意见稿,接“飞单”的理财师张某和诺亚财富应该要负担责任。

  注:2018年2月11日,银监会发布了《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行为管理指引(征求意见稿)》,该意见稿明确表示,从业人员不得销售或推介未经审批的产品,不得代销未持有金融牌照的机构发行的产品,不得利用职务和工作之便谋取非法利益,未经监管部门允许不得向社会或其他单位和个人泄露监管工作秘密信息等。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本机构从业人员行为管理承担主体责任。

  诺亚财富公关总监对外表示,在该事件中,诺亚财富并没有责任,关于员工张某接“飞单”的事情也已经进行了严肃处理,当被问及在上述新政下,诺亚财富对此事新的回应是什么样的时候,诺亚财富方面却称,该事件已经过去,并也得到了处理,并不希望重提,被屡揭负面对其来说并不公平。并提到,政策规定应该都是遵守“新老划断”的原则,对于在该政策出台前发生的上述事件,诺亚财富或许并不需要担责。

  但有律师称,虽然诺亚财富归证监会管辖,但是银监会的上述新政,根据法律上的同案同判、类案类判精神,也可以被类比应用到对其的管理。在该事件中,张某向马某销售基金理财产品的情况,已经构成了表见代理(指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关系,马某可以向诺亚财富进行追责。

  银行、理财机构员工做‘飞单’,为的是佣金不菲,客户之所以被‘飞单’击中,是其承诺的收益率超常规,各有所图。看似自愿的交易之所以能够达成,离不开员工背后机构这块金字招牌。一旦“飞单”事件发生,实践中常见的是马上撇清自己——称从未代理过相关理财产品,员工所为与本行无关,并将涉案员工开除了事。

  也有少数银行、理财机构,因顾及声誉私下对客户进行补偿。可以预见,在理财产品‘刚性兑付’被打破之后,受损害的客户将会更多针对有偿付能力的银行、理财机构进行维护权益。

  银保监会网站2019年6月3日公布的上海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沪银保监保罚决字〔2019〕45号、47号)显示,上海诺亚荣耀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存在临时负责人任职超过规定期限的违法违规行为。根据《保险经纪人监管规定》第三十一条、第八十七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责令其改正,给予警告,并处罚款0.5万元。

  龙啸作为上海诺亚荣耀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对上述行为负有直接责任。根据《保险经纪人监管规定》第三十一条、第八十七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对龙啸给予警告,处罚款0.5万元。

  企查查显示,上海尼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是上海诺亚荣耀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93%。谭文清是上海尼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51%,殷哲、王静波分别持股上海尼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4.5%的股份。

  殷哲是诺亚财富联合创始人,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兼CEO。此外,汪静波是诺亚财富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谭文清是汪静波的丈夫,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合伙人。

  诺亚财富及其子公司多次被曝出风险事件,并被多地证监局、银监局处罚,诺亚财富风控、夸大销售问题可能集中爆发。愈加复杂的市场环境中,若此类问题持续爆发,势必影响诺亚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板块布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