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诺亚财富联合创始人殷哲:在全球“大池塘”捕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6-17


  “近几年,歌斐在全球化布局方面,一方面是“走出去”,让歌斐在海外的投资帮助国内的客户,另一方面是引进来,对接海外资本,帮助其投资国内市场。”聊起全球化的话题,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兼CEO殷哲先生打开了话匣子,系统地介绍了歌斐资产在新形势下如何布局国际化业务,高瞻远瞩又清晰务实。

  从2018年开始,由于贸易摩擦、地缘政治、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等原因给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而中国也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需求周期等一系列问题,资本市场随之坠入“寒冬”。

  “近几年,歌斐在全球化布局方面,一方面是“走出去”,让歌斐在海外的投资帮助国内的客户,另一方面是引进来,对接海外资本,帮助其投资国内市场。”聊起全球化的话题,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兼CEO殷哲先生打开了话匣子,系统地介绍了歌斐资产在新形势下如何布局国际化业务,高瞻远瞩又清晰务实。

  但是,在下行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中国市场化运营规模最大的多资产配置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歌斐资产管理的规模却依然保持持续增长。截至2019年3月31日,歌斐资产管理规模已达到1,7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1%,再创历史新高。

  与此同时,歌斐资产不仅在国内业务上坚持各类型资产配置以及各资产类别协同发展,在国际化进程中也走在前列,日益成长为中国多元资产管理的头部品牌,业务范围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公开市场投资、家族财富及全权委托业务等多元化领域。

  “殷哲先生见证了第三方资产管理从无到有的历程,带领歌斐资产的成长和发展,是资产管理行业为数不多的富有洞见的领导者和拥有深刻经验的管理者。”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以下为母基金周刊记者在Super Return会议期间对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兼CEO殷哲先生进行的对话专访。

  Q:您第一次在Super Return国际化投资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是否是歌斐加强国际化布局的一个信号?歌斐在国际化业务方面,最近有什么新的举措?

  A: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走向海外,进行全球投资布局,歌斐也在海外设立了办公室。歌斐从2012年起就在香港设立了分公司,2016年又在美国硅谷设立了分公司。同时,由于海外资本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度越来越高,歌斐近几年的工作一方面是走出去,让歌斐在海外的投资帮助国内的客户。另一方面是引进来,对接海外资本,帮助其投资国内市场,歌斐在中国的优势在于其是多品类的资产类公司,现在有很多海外资本逐渐加大对中国的投资配置,在很多领域,不管是公开市场方面、房地产金融领域还是在私募股权领域都有投资配置需求,基于此,近几年歌斐越来越向全球化方向发展。

  目前面对中美贸易战的压力,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也代表着中国力量不断地在增强。因为如果中国实力不增强的话,就没有办法吸引海外资本进来。如果假设中美是全球两个大的经济体,对于资本来说,投资配置一定是在大的池塘里捕捉机会,而不会在小的市场寻求机会,这也是要提高中国市场在全球地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Q:近段时间,多家知名境外另类投资机构,如桥水等,已经获准在国内推出在岸基金。这些国际玩家的进入,会给国内投资市场带来何种变化?歌斐要如何应对?

  A:这些国际玩家的进入,对于国内投资市场总体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因为这代表着中国的金融市场越来越开放。随着更多的全球大型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会对本土的金融企业的成熟、资产管理行业的成熟起到很重要的促进作用。因为早期的投资市场处于正在培育和成熟的过程中,先是从套利、市场波动开始,但是慢慢地会过渡到体系化的打法、机构化的作战,然后看重深度价值和长期价值,在这过程中,投资理念也会随着逐步转换,国内的投资人将会变得越来越成熟。这是中国必须要经历的一道坎,使得资本逐利性的短期套利行为得以改变,这样稳健的投资方式会使经济发展变得更稳健,当然,要想完全没有经济周期是不可能的,经济周期永远是存在的。

  面对国际机构的进入,歌斐近几年一直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投资人教育,这件事任重而道远。歌斐服务的客户三分之二以上是高净值客户,另外三分之一是机构客户,这几年机构客户的比例在增加,但机构不会完全会取代个人,因为机构背后的资金也是个人投的。个人投资人总是有一部分人先知先觉,推动市场的初期发展,在组织形式上,应该是个人和机构多种并存。当然,机构的投资会越来越成熟,机构投资者占比会越提高,这是必然的趋势。所以说从长期来说,个人投资人和机构投资人应该是并存的,机构投资人比重会增加,但个人投资人有个人投资人的属性作用,有自己的投资偏好,为个人提供高净值客户、超高净值客户价值服务,在国外市场也依然是一个投资主流。

  针对超高净值客户,歌斐的资产配置有一块业务叫家族办公室,这块在中国还是比较早期的,处于萌芽阶段,中国第一代创业者大部分还没传到第二代,不会像国外已经传到第四代、第五代了。只有经历过传代之后,看待财富的角度才会不一样。所以在现在这样一个早期阶段,是需要布局的。正因为家办业务本身的复杂性,歌斐才要在暴雨还没来的时候,先提前搭建好,提前布局,歌斐要做的就是稳稳看见未来,做未雨绸缪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已经开始有有理念的企业家、创业者在考虑资产传承的事情了,所以说早期布局家族办公室是非常有意义的。

  但是总体来说,不管是个人客户还是机构客户,都会烙上自己所在国家和区域的市场烙印。因此,通过对投资人的沟通教育,可以让资本变得更成熟,这是非常重要的。歌斐一直在做长期投资,这几年也在深度地优选到真正好的管理人,因为金融本身就是需要长期思维的,虽然它的属性看上去是短期,金融离钱近,好像可以赚快钱。但过去赚快钱的都已经倒下了,只有把金融定为长期的属性,才能存活下去。

  Q:越来越多国际投资者关注中国的投资机会,积极的在中国资产配置,这对歌斐意味着什么机遇?歌斐同国际投资者的合作有哪些?

  A:越来越多的国际投资者关注中国投资机会,为中国的投资机构带来机遇。中国的对冲基金、私募债券基金通过已经打通的沪港通、深港通都可以不断地吸引海外的投资人。另外,中国还有一个核心资产在房地产领域,不是住宅房产,而是商业房产,这样的核心资产有天然的抗风险能力,也吸引着很多外资积极进入。在投资项目具体落地的过程中,关键是如何把这些核心资产打包成产品化的东西,这需要结合歌斐自身能力和优势,在这方面,歌斐跟海外的投资人一直保持密切接触和持续沟通。

  Q:作为行业领先的资产管理公司,在国际化的探索和海外布局上也先人一步,对于国内其他准备布局海外市场的资产管理行业、投资领域的同行,有什么建议和提示?

  A:中国资本纷纷寻求出海机会,但资产管理行业布局海外市场并不简单,现在的全球趋势要求每个机构都要去认真思考,要用长线思维思考企业可以走的路径和可以切入的角度。海外的资产管理公司在发展过程当中有两条路,一个是先扩张资产类别,而后走全球化路径。另一个是先走全球化路径,然后再扩张资产类别。所以说找到适合自己机构的战略是非常重要的。

  从长期来说,中国资本在全球的舞台是比较大的,但目前全球化还相对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而且在海外投资,要根据自己的投资能力,不然资本盲目出海,投资很容易打水漂。另外从整个全球产业链来看,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有很多以前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劳力密集型产业会溢出到东南亚等次发达地区,这也是一个新机会。

  对于海外的投资机构来说,很多企业在中国的人力配置是不够的,外资机构最大痛点就是如何在中国建立团队,因为对于这些机构背后的投资者来说,如果配置中国,投资者首先要看的就是在中国当地有多少人,这和我们中国企业走出去是一样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海外的机构投资者,海外专业的基金公司,在中国布局都要建立合资公司、独资公司,搭建投资团队的原因。资本投入需要增加人才配置,否则如何带来业绩。人才是关键,但是这种人才本身就很稀缺,因为这样的人既要了解中国市场,又要有全球化背景,否则文化理念不同,工作层面也很难达到共识,合适的复合型人才不好找也是全球化机构的一个痛点。

  Q:根据歌斐网站数据,截止到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管理资产规模已达1711亿人民币,这样的管理规模在中国市场化的机构里面属于前列,但跟国外机构比,还有差距。歌斐作为国内最头部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对AUM(资产管理规模)是怎么看待的呢?未来5年歌斐对AUM增长预期又是怎样的?

  A:歌斐并不完全追求AUM,更重要的是追求数字背后的质量。现在200多亿美金的规模在国内看上去算是大的,但这是从多资产领域来看,如果从单一的市场领域来看的话,在很多领域的规模还很小。而且,AUM的规模看上去大,主要还是和目前中国市场处于早期阶段有关,毕竟美国资本的形成是经过很多年的积累而成的,同时,配备有完善的制度保障。中国要先解决制度的问题,比如税收问题,只有制度解决好,才能从根本上促进资本的形成和积累。

  谈到制度问题,这里要提一下最近热议的科创版。中国的科创板,一方面是模仿海外的纳斯达克,另一方面也是结合中国国情对过去制度的修正,因为新三板做得不太好,科创板怎么样做就显得特别重要。

  纳斯达克的发展有它的历史背景,美国60、70年代的时候,经济发展也是有压力的,包括石油危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日本崛起等等。但是美国把资本市场向下开放,角度选的很好,鼓励投资早期企业,建立硅谷,以技术为创新核心,这些措施使得美国经济继续腾飞。

  任何的事物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在过程当中也可能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会发生,有些时候制度不能完全在设计时候就预料到,关键是在过程当中怎么样持续地去修正,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要看管理者智慧,是不是能够适合地去纠偏,让它回归市场本身,如何去引导,总体来说科创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甚至我们大胆推测,未来科创板有可能会吸收很多国外的企业来中国市场上市,尤其是技术型企业。真正的技术型企业的识别不是靠审批,是靠投资人参与的,去鉴别哪些是真正地技术,哪些是伪技术。整体上说,科创板对整个中国资产管理行业不会是救命草,而是很有效的补充,对推动整个市场的成熟是有好处的。

  歌斐现在这个阶段,更重要的是扎实基础,如果基础不扎实的话,AUM增长的快,资产容易崩盘。实际上AUM的增加,代表了客户对你的信任和责任,这种信任和责任,需要相对应的管理能力。因此,歌斐这几年一直在不断地提升投资能力,在各个资产类别中,不断地去做长期正确和基本面正确的事情,做投资深度思考的事情。

  对于未来5年歌斐AUM增长的预期,还是那句话,歌斐不完全追求AUM,更不会盲目追求AUM,歌斐首先要理解客户的需求,引导客户的需求,成长为做长期正确事情的资产管理公司,这是由歌斐服务客户的属性决定的,基金经理也需要随着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不断成熟而成熟。其次,歌斐会坚持在不同资产类别上面布局,成为多资产类别的公司,追求长期稳健的业绩,这和歌斐的口号“组合有道,稳见未来”有很大关系,这需要通过多次地参与资源配置,需要有思想道德的价值观层面来支撑,而不是通过简单的投资组合可以实现的。

  以其中一个类型的业务为例,歌斐是国内最早开展S基金业务的机构,不仅自己在实践,也一直在持续推动S基金在中国的发展。歌斐研究S基金已经五年了,海外S基金由基础设施开始、估值到最后发展,海外的私募市场是以并购为准的。但中国的S基金还处于早期,主要是以解决流动性为主,就是资本的长期性不够,有很多市场制约的因素,比如说估值还没有形成一个弹性,信息之间还不够通畅,LP不够规模化,效率不够等等,这些都在制约S基金市场的发展。

  但从未来看,S基金对私募股权是一个有效的补充,会在整个私募股权中占据一席之地,让整个生态变得繁荣和稳定。但S基金有个很大的痛点就是国内LP的退出和国外不同,目前国内的S基金是上市审核制,制度上对退出还有限制,这些都会让投资机构退出时间很长。第二个痛点就是中国的资本不够长期,中国的私募股权在过去很多都是Pre IPO套利的机会,资本不够长期,投资属性不够长期,就没办法很好地退出。第三是由经济周期带来的,中国过去都是民营资本在投私募股权,近几年开始有国有资本引导。2018年大规模的中国民营资本出现自身流动性问题,肯定是有退出的需求。而国有资本其实也有痛点,投进去的钱一直收不回来也不行。这些痛点都很大,但同时痛点也是机会,是转型期的市场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