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宜信唐宁:未来的财富管理行业会有两个主战场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6-09


  “企、投、传”是我们作为中国顶级财富管理机构观察到的企业家这个群体最大的三个需求痛点。

  近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京召开,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出席并发表演讲《如何为科技创新提供长期资本》。会后,围绕财富管理行业的现状和发展,唐宁接受了界面记者的专访。

  界面:问您一个比较传统的问题,在投资者面前作为一家财富管理公司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唐宁:对于财富管理机构来讲,他们的客户面临的最大的需求和痛点是什么,它就应该去承担满足这些需求和解决这些痛点的责任。对于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来讲,他们最大的需求痛点是什么呢?我认为应该是三个——“企、投、传”。

  第一、“企”,企业怎么办?这些高净值、超高净值,他们大多数是企业家,面临的挑战很普遍,就是如何实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直白来讲,就是科技大潮“兵临城下”,如何不被颠覆,甚至如何主动地拥抱新科技把企业做得更好。

  第二、 “投”,投资怎么投?这些拥有了财富的创一代都有进入新经济的强烈冲动。以往他们点石成金的投了一些企业,或者被一些“性感”的基金所吸引投了单一的基金。其实这些都不对,个人非专业投资人投单一项目、单一基金的风险是巨大的。面对这群客户的投资困惑,我的建议就是一定要做好资产配置,要用母基金这种风险可控、回报可期的方式去进行投资,去对接新经济。

  第三、“传”,对比以上两个更重要的就是传承,如何把自己过往创造的财富,打造的企业和自己珍视的价值观能够传到下一代,在未来这是所有高净值家庭的标配。我们就是他们的引路人,帮助他们把二代传承这个事儿做好的合作伙伴。

  所以,“企、投、传”是我们作为中国顶级财富管理机构观察到的企业家这个群体最大的三个需求痛点。

  界面:近期我们观察到,这两年财富管理公司的一些产品频频“踩雷”,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艰难时刻,未来会呈现什么样的状况?

  第一、这种问题项目,称为“踩雷”或“爆雷”都可以,未来会越来越普遍。因为新经济之中头部企业凤毛麟角,一个行业真正跑出来的可能也就是老大、老二、老三,这就意味着所谓“二八”效应、“一九”效应会越来越凸显。所以我一直讲,未来十年到二十年,财富管理行业一定是头部效应聚集的领域。投资者想赢在未来一定要与头部机构合作,而不是泛泛地选择。

  尤其是面对比较难的投资领域,例如私募股权、对冲基金、房地产股权基金这些都是“二八”效应、“一九”效应非常强的领域,投资者一定要谨慎。

  第二、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以往有很多的参与者,未来也一定会有很多的参与者,而且各有各的资源禀赋。以我的理解,最终还是以客户为中心,谁能把“企、投、传”这样的需求满足得最好,谁就是赢家。各类机构的关键是建立怎样的核心能力才能满足这些客户需求?我认为有四个能力:

  1、 国际化能力。因为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的企业越来越国际化,自己的家庭越来越国际化,自己的资产配置组合也越来越国际化。所以,必须是一个真正具有国际化能力的财富管理机构才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

  2、 投资能力。一定要能够帮助客户去做这种长期投资,高风险投资,因为中国的客户还是很在意收益的。

  3、 科技能力。今天我们听到很多“科技改变金融”,科技能力无论用在投资上,还是用在深刻理解客户需求上,或者是管理我们的理财规划师,都有巨大的帮助。“赢在未来”的财富管理一定得有科技能力。

  4、全方位综合服务的能力。刚才谈到传承,关键要有全方位综合服务的能力。因为传承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不仅仅是传钱,传企怎么办?传价值观怎么办?它有综合服务的必要性,如何能够做到服务既广且深,这是非常难的。

  回到刚才我们讨论的来讲,能够具备国际化能力,投资能力,科技能力,综合服务能力的机构是未来的赢家。

  界面:目前我们看到传统的银行、券商和信托等机构也都在加强财富管理方面的业务,在未来,您认为他们与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的关系是怎样的?

  唐宁:各个不同类别的财富管理机构都有自己的资源禀赋,在未来都可以有一席之地,不同的投资者、理财者也都有自己的偏好。现在母基金到了大风口,绝大多数人其实还没有真正能够去实践,其实列车已经开了,你是现在就上车还是观察一段时间,这和自身的发展阶段,认知是有关系的。

  刚才我们谈论的主要还是针对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我判断,下一阶段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将会出现两个主战场。过去宜信主要关注的战场是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现在我们已经启动了另一大主战场——即大众富裕阶层,就是有百八十万、小几百万的人群,他们和高净值、超高净值不太一样。超高净值、高净值人群可以买私募产品,等候比较长的时间。大众富裕阶层也是合格投资人,但这个人群投资额度比较小,资产组合大比例应该是流动性比较强的产品,面对他可选择的产品和服务就更少一些,服务它的难度也更高一些,因为不可能采取面对面交流的方式,一定是利用科技的方式去做。

  我们现在的上市公司下一阶段的战略重塑就是在财富管理方面,要把过去服务得很好的出借者转化为全方位财富管理服务的人群,这将是财富管理行业的另一个主战场。

  界面:我有个关于开放的问题,您认为当前金融市场和金融业的开放,对宜信以及广大财富管理机构来说意味着什么?

  唐宁:非常棒的一个问题,不久前我在海南自贸区的一个高层论坛上专门就这个问题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我认为,对于外资机构来讲,中国的市场大门越来越开放。如何看待这样的机会,应该说完全不是进来捡钱的机会。中国市场的确很大,但在金融领域有也有很多挑战等待着这些机构。不仅是他们,宜信这样的机构也同样面临挑战。无论是内资机构还是外资机构,要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把这些金融的难点解决好才能够长赢。外资机构的确有先进的理念、先进的做法、优秀的人才。但最后的赢家是不是他们,那就不好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