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浅谈非法集资涉案资产管理处置构想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3-16


  ,华侨大学刑法学硕士,浙江省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理事。专业领域:公司并购重组、投融资、企业刑事风险防控、民事合同纠纷等

  当前,非法集资犯罪呈现高发现象,涉案金额大,波及范围广,在扰乱国家金融秩序的同时,对群众财产权利造成极大损害,并进一步引起群访群诉等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

  非法集资案件最大的特点即涉案金额大、财产损失大。2019年1月30日,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发布会上,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王志广介绍:“根据2018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立非法集资案件1万余起、同比上升22%;涉案金额约3千亿元、同比上升115%,波及全国各个省区市。重大案件多发,2018年,平均案值达2800余万元、同比上升76%。一些案件涉案金额上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不法分子将非法集资款用于还本付息、支付运营费用等,造成群众巨大损失无法挽回。”

  在办理此类案件时,除了将网贷平台的实际控制人等主要人员采取相应刑事强制措施外,公安司法机关出于尽可能减少群众损失、最大化维护投资群众利益的考虑,往往会查封、扣押大量涉案企业或者涉案个人的财物。在查扣的财物中,包括涉案人员通过非法集资获取的赃款以及用犯罪所得购买的动产、不动产外,有可能因为“用力过猛”而将涉案公司或个人的合法财产甚至案件之外的其他人的财物进行查封或扣押。

  办案机关对涉案人员及资产采取相应刑事措施,为结案后的被害人财产返还提供保障。但是非法集资案件一方面办案周期长、涉及人员多,另一方面实际控制人被羁押后,涉案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往往会处于停摆状态,即使是合法存在的公司也可能无法继续经营。这就导致涉案人员虽然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但是被害人的损失不能及时得到弥补,甚至结案后没有财产来弥补被害人损失。

  实际上,在此类案件中,投资人愿望除了要求办案机关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外,更大的愿望甚至唯一的愿望是追回自己的投资款。但是网贷平台非法集资案件中,涉案平台或个人往往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最后能够返还给投资人的一般很少,一般在20%-30%,甚至更少。所以投资人以及办案机关都希望采取相应措施将涉案资产进行有效管理,从而及时且最大化地弥补投资人损失。

  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于2008年9月发布《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操作流程(试行)》(以下简称《操作流程》),《操作流程》要求“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对辖区内处置非法集资工作负总责,指导、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做好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根据规定,各地成立了由公安、司法、工商等部门的人员组成的“防非组”,负责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处置工作。

  “防非组”对涉案资产的处置一般包括四个步骤:第一步,公安机关对非法集资行为进行立案,查封、扣押、冻结非法集资企业或个人的银行账户、房产、车辆、股票等财物;第二步,债权债务申报登记;第三步,专业机构对涉案资产进行评估;第四步,“防非组”组织拍卖并按照比例返还钱款。

  司法处置模式是指案件审结以后,法院执行部门对涉案财物依法拍卖、变卖,所得款项按照一定比例返还被害人。具体程序是:公安机关将查封、扣押、冻结非法集资企业或个人的涉案财物,并制作相应清单附卷,案卷随着刑事诉讼进程在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之间逐步移送。在案件进展中,如果有易贬值、毁损的财物可以在诉讼终结前进行依法处置;大部分涉案资产是在案件完全审结后,由法院进行处置,所得资金按比例返还集资参与人。

  上述两种模式各有优缺点。行政处置模式最大的优势是高效。行政处置中,组织部门可以充分发挥行政机关的资源优势,并予以力量整合,各参与机关联动,使非法集资犯罪涉案财物的查询、冻结、扣押、评估、拍卖、追缴等程序运行更加便捷、有效。行政模式的缺陷在于,对涉案财物的处置往往发生在案件审结前,这样会导致涉案财物没有经过法院的定性而予以处置,可能会出现处置范围过大或者处置随意性而损害涉案人员合法权益。司法处置模式尽管能够体现司法的强制性和公正性,其缺陷体现为一方面法院执行力量有限,而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涉及人数多、金额大、范围广,法院难以独自完成涉案财物处置工作;另一方面则是司法处置往往在案件审结之后,而非法集资案件周期长,审结之后再予以处置则效率较低。

  根据法律规定,对涉案财物处置的方式主要是拍卖、变卖。而非法集资案件与一般的侵财案件不同,相当一部分非法集资案件中的被告人会将集资款用于个人或者关联公司的投资、置业等经营活动。在非法集资案件中,办案机关查封、扣押的财产中现金一般很少,控制的往往是不动产、价值较高的动产或者无形资产,例如土地、房产、汽车、林木、生产设备、办公用品、公司股份等。这类资产一方面变现难,另一方面办案过程中的管理难。特别是对那些可以继续经营、产生收益的财产,一旦被查封、扣押后,继续经营的可能性则不再存在,更谈不上产生收益。而这类资产大多有一定的时效性,等到案件结束后再进行拍卖变卖,其价值往往会大打折扣。

  正如前文所述,涉案单位实控人及其股东、高管被控制后,关联公司往往也会出现停摆、无人经营的状态。这些单位在之前经营中发生的民事活动存在极大的违约风险,而办案机关对未能履行的合同和继续营业等无暇顾及,如此则进一步给涉案人员及单位的财产因违约而造成更大损失,而损失额的增大,对集资参与人投资款返还极为不利。

  第一,公开透明。非法集资案件涉案资产的处置,直接影响到投资人本金返还的效果。尽管最后能够返还的一般只有本金的20%左右,但是公开透明的处置机制能够很大程度上安抚投资人的情绪,防止后续不稳定的事件发生。

  第二,平等保护。在处置非法集资涉案资产时,不但要注重投资人本金的返还,而且不能为了返还本金而侵犯到涉案人员特别时涉案人员亲属的个人合法财产,要做到平等保护。

  第三,民事权利优先受偿。在退赔被害人财产时,应当根据民事法律中的规定保护有担保或其他合法的债权。即,已设定抵押的涉案财产,抵押权优先受偿;其次,涉案财产上还有未偿还的贷款、借款等正当债务的,应当予以偿还或保留该项债务的本息;最后,剩余的款项按照比例予以返还非法集资被害人。

  第四,资产价值最大化。非法集资案件的投资人最大的诉求还是尽可能的追回投资本金,因此如何将涉案资产的价值实现最大化才是处置的题中之义。实现资产最大化的首要前提则是管理优先、管理与处置并行,对涉案资产进行市场化手段的经营管理,实现涉案资产的保值增值。

  非法集资案件中,涉案人员为了争取从轻处罚,其本人、亲属、涉案单位股东都有返还投资人本金的愿望。但是办案机关和人员没有经营管理的职权和能力,交由涉案人员直接经营管理涉案资产无异于监守自盗。《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提出“建立健全非法集资刑事诉讼涉案财物保管移送、审前返还、先行处置、违法所得追缴、执行等制度程序。修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研究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与司法机关在案件查处和善后处置阶段的职责划分,完善非法集资案件处置依据。”

  非法集资案件中,涉案人员和单位在案发前的经营活动中,实施了大量民事活动,涉案资产往往涉及复杂的民事法律关系。仅仅通过行政手段或者刑事司法将涉案资产一概变卖、拍卖,很有可能会误伤对相应资产的合法权利人。因此很有必要对涉案资产的法律关系予以澄清,采取更加合理的手段予以管理、处置,避免因为处置造成的大规模违约。

  针对有非法集资犯罪嫌疑或者已经立案侦查的单位或个人,地方政府应当及时介入,积极引导涉案企业退出,特别是那些资可抵债或者资不抵债但又相当资产可以执行的企业,在其涉案资产管理处置过程中,成立由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相对独立的涉案资产临时监督管理小组有其独特的优势。

  涉案资产临时监督管理小组是一个类似与破产管理人性质组织,主要是对涉案企业的资产进行管理、处置并监督。

  建议由政府主管部门负责人、股东代表、高级管理人员、律师、会计师、债权人代表组成,由政府主管部门负责人担任联合工作小组组长。

  联合工作小组主要职责为指导、参与、监督公司日常运营,并就重大事项做出决定,具体如下:

  (1)调查公司基本情况,包括工商情况、劳动用工情况、资产情况、负债情况、运营情况、关联方情况等;

  (2)基于对公司的调查了解,采取多样化的方式协助资产清收、保全及部分实物资产的变现;

  (3)负责出借人、借款人及其他相关各方的接待解释工作,及公司内部员工安抚工作,以及过程中发生的争议纠纷协商化解工作,应对和处理不稳定因素,维护社会稳定;

  (4)向政府主管部门提交过程所涉资料,做好与各方的沟通、汇报和协调工作。

  涉案资产临时监督管理小组开展工作可以通过进驻公司、召开定期会议与临时会议等方式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