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政策频出施压资本管理商业银行面临资本补充压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3-01


  2018年1月5日,中国银监会就《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东方金诚认为,《办法》对商业银行资本管理提出较高的要求,商业银行虽然当前达标压力不大,但随着该办法以及资管新规等系列监管政策的落地,部分业务激进的银行未来将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明确多个挂钩资本充足率的监管指标,商业银行整体达标压力不大

  从主要内容来看,《办法》是参考巴塞尔委员会2014年发布的《计量和控制大额风险暴露的监管框架》,构建中国版的全口径信用风险集中度监管框架,其中主要的监管指标已经在当前的法律法规中有所体现,商业银行已在执行,因此《办法》的出台整体并不会带来较大的达标压力。具体来看:

  第一,针对非同业单一客户、非同业关联客户的集中度指标,基本延续当前监管要求或口径略有调整,但整体以完善为主,因而大部分商业银行的达标难度不大;

  第二,对同业客户的集中度指标有较大幅度收紧,不过设置的三年过渡期有望让大部分商业银行逐步适应监管。《办法》要求商业银行对同业单一客户或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与当前127号文中“单家商业银行对单一金融机构不含结算性同业存款的同业融出资金,扣除风险权重为零的资产后的净额,不得超过该银行一级资本的50%”的规定相比调整较大,部分银行目前难以达标。但由于设置了3年过渡期,鉴于商业银行主动调整同业业务的趋势较为明显,预计过渡期内达标压力较小。

  资本监管是商业银行监管体系的核心内容之一,《办法》以及资管新规等政策落地将进一步加剧资本承压,商业银行未来面临资本补充压力

  资本要求是商业银行监管体系的核心支柱之一,即有多少资本,做多大业务,因此,商业银行监管体系中众多指标均与资本挂钩。近年来,商业银行规模增速较快,但受息差下降、资产质量下行等因素影响,盈利增速赶不上规模增长,造成资本承压,所以近年来商业银行通过二级资本债、增资、定向增发、优先股以及最近兴起的可转债等进行资本补充的现象愈发普遍。

  展望2018年,我们认为商业银行仍然存在较大资本补充压力,主要原因包括以下方面

  (1)2018年是中国银监会关于实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过渡期的最后一年,2018年底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达到11.5%、9.5%和8.5%,其他银行分别达到10.5%、8.5%和7.5%,部分银行存在达标压力;

  (2)强监管带来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本轮监管主要针对通道业务、多层嵌套等方式不计或者少计风险加权资产的监管套利行为,在真实穿透和部分表外资产回表后,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将进一步承压;

  (3)内源资本补充能力或将有所下降。2018年商业银行部分中间业务面临收缩,资产规模或将回归低速增长,预计盈利能力的增速也将回落。

  近年来,外部资本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提供了重要渠道,但商业银行增加内源资本积累、优化业务结构,加强资本管理能力亟待提升

  外部资本补充方面,增资、发行二级资本债券仍然是非上市银行资本补充的主要渠道,而对于上市银行,其外部资本补充渠道较为多元和灵活,可根据自身情况合理安排增资、配股、发行优先股、二级资本债以及可转债等方式补充外部资本。A股上市对于商业银行的吸引力仍然非常大。一方面,上市对于扩宽资本补充渠道意义重大,上市银行可以综合利用增资、配股、优先股、可转债等多种工具补充资本,且由于股权流动性较高,潜在投资者范围大幅拓宽。因此,上市后,商业银行外部资本补充能力大幅提升。另一方面,上市对于提高商业银行知名度、完善公司治理机制等方面亦具有较大的促进作用。但由于审核趋严,IPO过会率大幅下降, 2018年成功实现上市的银行数量仍较为有限。

  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应当转变经营思路,摈弃过往粗放式的规模扩张模式,走资本节约型发展的道路,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合理安排资本利用,增加低资本消耗业务开展,提升单位资本盈利能力。同时,广大中小银行应当加强股东沟通协调,参考市场水平合理确定分红比例,增加利润留存。

  声明:本文是东方金诚的研究性观点,并非是某种决策的结论、建议等。本文引用的相关资料均为已公开信息,东方金诚进行了合理审慎地核查,但不应视为东方金诚对引用资料的真实性及完整性提供了保证。本文的著作权归东方金诚所有,东方金诚保留一切与此相关的权利,任何机构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修改、复制、销售和分发,引用必须注明来自东方金诚且不得篡改或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