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执行攻坚路:信托投资引纠纷 金融执行“老法师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7-02


  原标题:执行攻坚路:信托投资引纠纷 金融执行“老法师”如何促和解付清千万余款?

  一边是上市公司某商业银行,一边是资金回转不及时的民营企业及法定代表人。如何既快速兑现债权人利益,又兼顾被执行人合法权益,给予其正常经营“缓冲期”?上海金融法院执行法官运用执行智慧和专业,圆满执结了一起信托类纠纷案。

  华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法定代表人为丁某。2017年3月24日,某商业银行作为A类委托人,丁某作为B类委托人与受托人陕西某信托公司签订信托合同,约定商业银行认购6亿元,丁某认购3亿元。

  2017年3月17日及2018年11月9日,商业银行与丁某、罗某、华公司分别签订两份《差额付款合同》,约定如商业银行在信托计划存续期、终止日获得的财产和收益不足以覆盖其资金本金、按照此前合同约定计算的收益及信托计划各项费用,则由丁某、罗某和华公司应履行差额付款补足义务。

  2018年12月,信托计划投资的股票复牌,丁某与商业银行签订《质押合同》,约定丁某以其持有的股票向商业银行提供质押担保。此外,商业银行与世纪公司签订合同,约定世纪公司为丁某、罗某、华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此后,由于丁某、罗某、华公司未按期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商业银行多次催告未果,起诉至上海金融法院。

  2019年3月,在上海金融法院主持下,原被告达成调解。根据法院出具的调解书,丁某等应在2019年3月24日前,向商业银行支付差额补足金及利息等约1.57亿余元。此外,调解书还约定其他7项内容。

  调解达成后,丁某等一次性向商业银行支付7000余万后,便再没了下文。剩余8000余万迟迟未付,商业银行多次催讨未果,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9年4月3日,该执行案件正式立案。案件很快到了上海金融法院执行局法官杨现正手中。

  作为一位金融执行“老法师”,杨现正迅速梳理了涉案财产,并联系双方当事人“搭脉”。

  经过梳理,杨现正发现涉案主要财产包括被执行人位于北京的两套房产(价值约2亿元),另有丁某质押给商业银行的290余万股股票。“当时,双方当事人都主张法院将质押的290余万股股票予以处置,用于清偿剩余欠款。”但杨现正对此却持保留意见。

  这是一起上市公司和民营企业案件。如何既保障申请人迅速兑现债权,同时兼顾被执行人合法权益,让其维持经营渡过难关?

  如果由法院来处置,就意味着要在二级市场强制抛售股票,不仅耗时长还将产生中间费用,而且与调解书不符,缺乏充分法律依据。

  促成双方达成案外执行和解,由被执行人自行寻找合适的点位将股票抛售以清偿。

  有了初步想法后,杨现正开始征询双方当事人意见,然而,不管是商业银行,还是被执行人,都对此颇有顾虑。

  商业银行担心,被执行人自行抛售后,所得钱款不能及时用于给付执行欠款。而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被执行人则担心股票抛售后,银行不能及时申请房产解封,影响公司进一步融资。

  针对双方的互不信任和顾虑,杨现正先后多次约谈双方当事人,寻找“突破口”,逐渐建立起双方信任。

  2019年4月15日,最终促成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并签订调解书相关补充协议。协议可谓“对症下药”,既对被执行人卖出股票作出约束,也对申请执行人解封房产提出要求。

  依据协议,商业银行向法院递交解除丁某持有的290余万股股票查封申请,丁某随后分3次卖出全部所持涉案股票,共计6500余万元。

  案件执行至此,只要被执行人付清剩余1700余万欠款,案件便可顺利执结。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剩余的1700万元执行款,却再次没了下文。面对催告,被执行人信誓旦旦称“现在立即拿出来确实有困难,将尽快融资补足。”

  但眼看数周时间过去了,尽管杨现正给了足够的“缓冲期”,被执行人却显然毫无诚信,一直拖着不还,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赖”。

  此时,商业银行见迟迟收不到剩余款,提出要拍卖被执行人抵押的涉案房产。上海金融法院执行局经研讨,决定启动涉案房产拍卖程序。

  “当时,被执行人该处房产已经出租给案外人,我们依法张贴了拍卖公告,并告知承租人,将对该处房产予以拍卖。”杨现正说,承租人得知情况后立即就与被执行人丁某取得了联系。

  一心等着靠房产融资的丁某,这下可急坏了,随即主动联系执行法官。电话里,丁某苦苦哀求:“请法院一定不要拍卖这个房子,我们一定会在一周之内把款项凑齐的。”

  在法律震慑下,6月6日端午节前夕,被执行人将剩余欠款1700余万元一次性付清给商业银行。

  上海金融法院自成立以来,共受理保全及执行案件728件,保全及执行标的总额已达550亿元。其中,财产保全案件458件,占比62.9%。承办该案的执行法官杨现正介绍,其中,信托类纠纷执行案件并不在少数。“我们也提醒投资人,信托投资时要及时关注资金流向,预防投资风险;同时信托项目结束后,要及时收回财产。”

  与其他法院不同,作为全国唯一的专门金融法院,上海金融法院执行案件具有很明显的“金”字特征:标的金额大,少则数千万元,多则数十亿元;涉及金融机构多,包括银行、券商、保险、融资租赁公司等;待处置财产多为大宗股票等金融类资产。

  “这既是执行案件的特点,也可以说是执行中的难点。因为每起案件的执行都可能影响企业生存,甚至产生行业连锁反应,影响金融市场稳定等。”上海金融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钟明坦言。

  因此,上海金融法院在办理执行案件中,兼顾维护金融市场稳定、防范金融风险等因素,综合考虑采取合理执行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