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2019企业创新讲坛:周其仁纵论企业创新突围之道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6-27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2019年5月6日讯(湘江早报全媒体记者 颜家文 实习生 贺晴)当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经济发展也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中国企业家如何应对多重挑战?全球经济角逐中,中国经济的机会在哪里?未来的创新模式又如何落地?

  近日,在望城经开区举行的“中国经济的创新突围——2019企业创新讲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以“中国经济的创新突围”为主题,为湖湘企业发展把脉建言。与会的新区300多位企业家纷纷感叹,听了周教授的演讲顿觉脑洞大开。下面是记者梳理的周其仁在论坛上的主要观点,期待这位长期深入一线、观点极具指导价值的经济学家能给大家带来有益的启示。

  刚一开讲,周其仁就以“两个海平面”的比喻,简明形象地分析了中国经济崛起的秘密。

  “中国的经济走势脉络总体是很清楚的,最成功的就是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利用了开放,引进资本、引进技术,结合我们又能干,完成了一场中国经济的革命。”

  周其仁说,二战后,世界上存在两个经济体,一个是发达国家经济体,“海平面”很高,一个是不发达国家经济体,“海平面”很低。很长一段时间,这两个海平面都没有打通。中国搞开放,就打通了这两个海平面,一打通,原有的结构就开始变化:发达国家的技术和资本会往低海平面来——这是经济规律。发展水平低的地方因为穷,所有成本都低,尤其是人工低。工资在利润里占的比例越低,产品就越有价格竞争力、成本竞争力,所以开放以后我们大量的东西可以出口。

  “原来封闭的时候我们搞什么都不够,一打开,由于价格刺激,同样的东西卖到发达国家,拿国内的标准比很赚钱。这就形成了对流,资本、技术进来,我们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去,这奠定了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基础。”

  “我们在全球靠低成本发展出竞争优势,这口饭吃了几十年。但是,现在全球的经济格局变化了,我管它叫‘三明治’。发达国家成本比你高,人工比你贵,但是人家手里有独到性的东西,资本、技术的优势还在发达国家这边。另外,印度开放了,越南也开放了,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看到中国的经验也开始搞改革开放。后开放国家比我们更穷,工资更低,所以很多产业往越南、印度转移,美国很多大商场现在衣服是越南生产的了。中国夹在中间,成本优势已经不明显了,独到性优势还没有完全起来。”

  “中国现在新的问题是成本曲线调头向上了,市场成本急剧上升,将来的进出口成本也会上升。”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夹在中间。所以为什么讲突围呢?被什么围住了?被多少年凭低成本优势杀进全球的高速增长围住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是,能不能比竞争对手成本管得好一点,降的时候快一点,升的时候慢一点。企业跟企业,地方和地方,国家和国家,成本管理永远是一个基本战略。但光靠成本管理,这个诅咒还会追上你,因为成本曲线的规律没有例外。”

  周其仁分析:所以为什么讲创新?我们必须移动这条成本线。不能说工资高了,土地贵了,税收增加了,还生产原来的东西,还用原来的方式去生产。得改进它,这里就分化出两个题目,一个是改革突围,一个是创新突围。所以,中国下一步改革越来越要靠我们内生的力量,进一步减税降费。

  “对在企业工作的人来讲,非常重要的是创新突围。为什么要创新?因为成本曲线不可逆转要上升,没有创新对付不了成本的诅咒。约瑟夫·熊彼特当年讲五种创新的途径,要么是引入新的产品,或者改变已有产品的质量;要么用新方法来生产,要么开辟新市场,要么夺取原料和半成品新的来源,还有就是商业模式的变化。”

  “创新要有原理,原理要有应用技术、关键技术、辅助技术,再生成产品,这个产品打出一片市场来,这都叫创新。”周其仁分析了创新的两种路径:一种是上行的创新路线,从市场出发,看到有消费者潜在要的东西,就去开发产品,产品开发不出来找技术,技术攻不下来最后找科学院,找院士,看通过什么原理解决它,这是一条路径,也是我们到目前为止主打的路线。第二条路线,对未来的创新更重要,是从原理出发,从摸索自然规律出发,看看这个原理有没有新的技术支撑,技术能不能整合成产品,产品能不能跟消费者的需求结合。”

  周其仁举例说,美国很多创新都是从市场角度出发的创新,像吉列刮胡刀、苹果手机等,但是美国在工业化过程当中同时有很多从原理出发的创新,比如不是从市场里来的,完全是科学家研究自然界得出的结论。原子的能量怎么开发出来?最早是科学家的猜测,论文写出来后,才有人说能不能做实验去检验。逃亡美国的犹太科学家以爱因斯坦为首,游说罗斯福做。因为爱因斯坦名声大,罗斯福就拨了钱,珍珠港事件之后正式立项“曼哈顿计划”。

  “从原理出发,变成产品,最后改变人类历史,这是另一条创新的路线,直到今天中国仍然缺少这样的创新。而这条创新路线不光让美国国力强大,科学能力也就此整体超越德国。”“所以从市场往上打,从原理往下打,哪条路线都可以。中国总体来看是从市场、从应用打的占绝大多数。但是发展到这一步,逐步开始有一些地方,要从原理往下打,因为那样才能有原创。”周其仁建议说。

  “以色列,这个在圣经里流淌着奶和蜜的地方,全是沙漠,但是他们在沙漠里开发出非常好的农业,全部是人造的。以色列大概一半国土都是沙漠,其中1/3的面积年降雨量50毫米,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以色列就是靠知识、靠滴灌改良土壤,淡化海水。中国有五千年农业文明,但现在购买以色列的农业技术。原理是最高生产力,在以色列特拉维夫这么狭长的地方,创新高度密集,有七八千家创业企业。”

  “以色列解决了很多关键的技术难题,比如手机里没有风扇如何散热?芯片的存储量翻倍,热量也在翻倍。这个问题是英特尔以色列研发中心攻关解决的。我们做大数据检索,一个词没打出来就知道你最大的可能性要查什么,这个技术是谷歌的特拉维夫研发中心解决的。以色列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不是靠资源,是靠想法,然后从原理出发找到关键技术,开发出全新的产品。”

  “为什么以色列这么厉害?答案是重视教育。以色列人的重视跟我们不一样。首先学习方式不一样,从5岁开始就两三个人一组讨论式地学习、吵、提问题、应对挑战,老师、家长、拉比、圣经、上帝都可以问。以色列一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龙·切哈诺沃)演讲时谈到妈妈教给了他一辈子的思想方法、人生和学问的态度。妈妈说,走进一条河流,你可以顺着走,也可以逆着走,你要永远逆水走,挑难走的路走。”

  我们曾经讨论全国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思想根源就是抄。这是很大的问题,容易的事情大家都要做,反而难做成;相反,难的事情做的人少,也许容易做成。

  “我们是很重视教育,但我们的教育为什么叫应试教育?应试教育就是有标准答案,看谁离答案近。这样能发现新东西吗?掌握已知,我们没有问题,探索未知,兴趣不足,能力更不足。这要有一个氛围。你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中国的成本已经不领先了。我们可以努力控制成本,但只要经济发展,人均所得总要提高,成本就贵。经济发展越往中高收入走,越要靠与众不同。”

  周其仁告诫企业,除了创新思维外,另一个重要的是品质思维。中国今天的增长速度没有问题、总量没问题,我们有几百种产品占世界第一位,“但是品质是问题,第一步还不是新,是怎么把东西做好。”

  “小米做的市场分析说,现在国内不是没有好东西,是非常贵,比欧美还贵;便宜的东西非常差,是非贵即差。雷军为什么要把性价比放在一起?非贵即差对应的就是要做性价比,你做的东西要对得起买家。我很认可他整个团队的这股劲。小米有一款产品是电插板,没什么科技含量,但是市场极其庞大。日本、德国的电插板里面都是一块整铜,有工艺美术设计,很合理。小米带头一搅,现在主流的电插板企业全开始有了连锁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