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万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一年三次延期只因无人捧场 天津信托混改推倒重

作者:万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6-25


  天津信托与其控股股东海泰控股的混改将不再捆绑进行。而从前者的经营业绩看,自营不良资产增加尤其需要警惕

  拥有天弘基金16.8%股权,别忘了它可掌管着中国最大货币基金余额宝,天津信托这位一度与阿里系蚂蚁金服关系密切的金融机构,过去一年多少有些尴尬。

  作为同处“哏都”天津的两家信托机构,北方信托已于去年顺利完成混改,而脱胎于中国人民银行及工行天津分行的天津信托,其混改工作却因无人捧场被迫一再延期,并于2019年首月撤牌。

  近日,海泰发展(600082.SH)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月16日接控股股东天津海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泰集团)通知,拟将海泰集团混改项目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撤牌。与此同时,与海泰集团“捆绑”混改的天津信托也将撤牌。

  “如果为了吃到一块肉却需冒着吃下一桌饭从而消化不良的风险,聪明的投资机构肯定会有所顾虑。”一位不愿具名的市场分析人士表示。

  事实也正是如此。公开资料显示,成立迄今22年的海泰集团为天津市委、市政府管理的国有独资责任公司。此前,海泰集团宣布拟出让80%至85%股权并由此引入180亿至220亿元资金。或为增强潜在投资者的信心,也可能考虑到自身资产质量以及市场资金面的紧张状况,本次集团层面的混改计划与该集团所控天津信托的混改同步“合体实施”。

  银行间市场近日披露天津信托混改进展时称:“截至2019年1月16日,天津信托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为促进混改进展工作顺利进行,按照国资监管部门要求,天津信托混改项目拟从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撤牌。”

  然而,如果未来天津信托的混改工作选择“单飞”,则其再度挂牌的几率不小。仅从用益信托网对2017年信托公司的财务数据统计来看,天津信托多项业务指标排名处在同业中下游水平。截至当年末,该公司信托资产余额为2173.78亿元,在国内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43位;营业收入为13亿元,排名第32位;净利润为5.33亿元,排名第43位。

  2018年4月28日,“天津信托增资扩股项目”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天津信托拟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3名战略投资者Ⅰ、Ⅱ、Ⅲ,合计持股39.73%,分别对应增资持股比例为7%、18%、14.73%。其中,增资对应持股比例为7%的战略投资者Ⅰ应同时参与海泰集团增资扩股与股权转让项目。

  当时,天津信托的股权结构为:海泰集团持股51.58%,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2.11%,天津教育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05%,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9%,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36%。

  同年8月21日,天津信托承认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而海泰集团称:“为最大限度推动国有企业混改,自2018年8月22日起延长信息发布。”

  10月22日,海泰集团再度对外表示:“天津信托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为最大限度推动国有企业混改,自2018年10月23日起延长信息发布。”

  一再延期自然面上无光,但在天津信托相关负责人看来,有三个原因影响了“求婚者”的态度:“第一,由于天津信托的混改是和第一大股东天津海泰控股集团合并混改,相对资金量需求较大。2018年资本市场发生很大变化,资金面较往年相对更紧,有投资实力的意向投资方减少。第二,参照新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办法,监管机构对股东准入标准的把控也会更加严格。第三,天津市政府推动国企的混改决心很大,定期听取混改工作汇报,并允许天津信托按市场化原则调整混改方案。”

  “近期,天津市政府同意海泰控股和天津信托不再捆绑,分别制定方案推进混改。公司将继续坚定地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混改成功’为最终目标,制定新的混改方案,推动混改尽早成功。”天津信托方面称。

  其实,一边忙于混改挂牌,一边还须在市场上继续保持影响力——对于潜在投资者,这一点同样至关重要。天津信托2018年退出了中国重汽财务有限公司,但又参股了中车金融租赁公司。后者于去年4月12日获批筹建,注册地在天津东疆保税港区,注册资本30亿元,其中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中车集团有限公司合计出资27亿元,持股比例为90%;天津信托出资3亿元,持股比例10%。

  除了中车金融租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天津信托对外投资的公司至少还有11家,包括天弘基金、渤海证券、天津市蓟州村镇银行、天津国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天信汇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海澜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信唐货币经纪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北洋物产集团、天津市松江营造土木工程有限公司、海航生态科技集团以及贵州国台酒庄等。

  其中,天弘基金股权为其最优质资产。也正是缘于天津信托在该公司的二股东地位,市场一度传言蚂蚁金服可能由此借壳海泰发展上市。

  尽管资历不浅且长期背靠国资大型集团,但《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自营业务是该公司一大短板。

  数据显示,天津信托2017年末管理信托资产总额为 2236.71 亿元,同比增长 41.98%,净利润5.33亿元,同比增长29.17%;信托项目全年实现净利润 35.06 亿元,同比增长7.69%,累计利润分配 43.6 亿元。

  从2017年末自营信用风险资产五级分类看,天津信托关注类和次级类资产大幅上升,分别增加3.45亿元和1.49亿元,不良率从年初的6.48%上升到6.94%。

  年报信息显示,2017年其自营新增不良资产源自两个业务:一是对天津市常天管道有限公司融资4896.88万元,经过相关诉讼判决并进入执行阶段,已计提减值准备2929.84万元,划分为次级类资产;另一个是对天津市一代天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贷款1亿元,和前述案例类似,已计提减值准备5990万元,同样划分为次级类资产。

  值得注意的还有天津信托自营贷款前五名企业的不良风险。其中自营贷款占比排名第三、第四名的两家企业在2017年末分别出现逾期,而这两家企业为天津铁厂和天铁热轧板有限公司,两者在自营贷款中占比均为10.68%。另外三家企业分别是辽宁同济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辽宁同济置业)、天津高端投资有限公司和新昌营造建筑有限公司(下称新昌营造建筑),占其自营贷款总额比例分别为15%、13.35%和10.86%。虽然截至2017年末合同尚未到期,但上述三家企业也已露出风险苗头。

  辽宁同济置业和新昌营造建筑属于关联公司,前者系后者子公司。目前双方较受外界关注的是位于辽宁铁岭的星悦南岸项目。该项目2013年启动时声势不小,对外宣称“将以综合体新型城镇的崭新模式,成为集名品奥莱、国际美食、娱乐休闲、水上乐园、婚庆天地、国际学校、星级酒店、星级住宅、高级办公楼及国际大型会展设施为一体的东北崭新大型生活社区,为追求生活品质的中产阶级业主打造了一个高品质、高性价比和世界级享受的宜居家园”。

  据了解,该项目在立项之初深受当地政府支持,但后因资金紧张被迫停工且至今尚未复工。2018年末,有消息称来自北京的某国资企业可能接手。

  另据2018年10月25日法院信息显示,由辽宁同济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星悦南岸国际社区六栋住宅楼被整体拍卖。但当地人士透露,第一次拍卖已流拍。

  而新昌营造建筑的麻烦同样不小。天眼查显示,仅2019年1月,该公司就有14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记录。

  尽管天津信托并未披露上述两家企业自营贷款项目是否为星悦南岸项目,但仅就两家公司自身而言,其风险不可小觑。